首页 » 游戏故事 » 我的《重装机兵》之一

我的《重装机兵》之一

 

在我的印象中,20世纪最后的那几年,就是黄金般的梦幻年代。到现在也没有迎来大结局的新闻联播每每都会播报今年的GDP增长率是一个多么喜人的数字。大人们的世界也没有为了房价焦头烂额的奔波,也没有为了下班找不到车位而惹出的一肚子闷气。我和我的小伙伴都住在父母单位分配的楼房里,没有别墅、没有洋房、也没有CBD。

那时候我以为物价是一个常数,就想π一样,永远也不会改变,而大人的工资是会一年一年的多起来,这就是社会主义祖国的优越性,大家都会渐渐富起来,就像我喜欢游戏机一样,几乎每年我都会高兴的见到新的机种出现在烟雾缭绕的包机房里。

梦幻般的年代

我从小就对街机不感兴趣,窃以为那种砍砍砍,突突突的快餐游戏实在是没有内涵,偶尔和同学去打一把真侍魂,也是对那个会咳血的橘右京背后的故事更加着迷,可是问了整个街机厅,也没人说出个所以然来,或者大家懒得理我这个看起来很逗比的孩子。

我对FC也兴趣索然,即使我在5年级时,老爸老妈竟然给我买了一台小霸王。刚刚见到小霸王的时候着实令我惊艳到了,这不就是电脑吗?事实证明我还真的图样,这个键盘,也就是能打打英语单词,进行一下所谓的basic语言编程外,真的啥用都没有。拜托,N多年之后我才知道basic是计算机语言,而且那时候也已经是过时了,就算那时候我知道,你能指望一个5年级的孩子,编个什么出来?所以,这台逼格很高的小霸王,就光荣的吃灰了。

玩过这个的都老了吧

我所痴迷的,是电脑上,有着跌宕起伏的剧情,能给小人换各种装备,还能够存档的大型游戏,当然,后来我知道,这叫RPG。我当时判断游戏的标准就是,不能存档的游戏,全部都是low逼!事情的转机,要从一个不可考证的暑假说起。当时高昂的包机费用,可不是我能随心所欲能泡在包机房里的。某个炎热的下午,我花光了身上的2块钱,从包机房里出来,骑着我的凤凰牌自行车,慢悠悠的往家里挪。路上有一个刚刚开业的商场,有柜台的那种,我闲着也是闲着,鬼使神差的锁了车子,逛了进去。或许因为刚刚开业的缘故,柜台并没有租满,显得有点冷清。我无聊的逛到了最后一排,看到了一位穿着纯白的汗衫的大叔,不对,叫大叔有点过,叫大哥又有点不敬,所以还是称h汗衫兄吧。这位汗衫兄可不一般,他竟然在悠闲的在电脑玩着当时红的发蓝的《仙剑奇侠传》,我顿时来了兴趣,窜到跟前去一探究竟。嗯嗯嗯,果然是赵灵儿,不错,这位老板确实是高人,有品位。不过,看了看他的货,却让我直咂嘴,玻璃的柜台里,卖的竟然都是FC的卡带,真是扫兴呢。不过,有点诡异,为什么这些卡带,我一个都没见过!《封神榜》、《三国志》、《机器人大战》,还有放在正中间的《重装机兵》。为什么不是我常见的9999合一?没有《魂斗罗》,也没有《超级玛丽》?这不科学啊。卡带的旁边竟然还有包装盒和小本子?后来我才知道这叫“攻略”。

貌似就是这样的

或者是这样的

见我看的出神,这位老板起身来到我的柜台跟前,瞅了我一眼,阴阳怪气的问我:“买不买?”

我一听这口气不对啊,明摆着看不起我呢这是。我可不是你随便呵斥的,就反击式摆出了不屑的眼神,瞟了瞟那些黄色的FC卡带,没搭理他。正要转身离去,这位汗衫老兄啪嗒一下点着了一根不知是大前门还是老刀的廉价香烟,声音提高了八度的叫嚣:“怎么着?你这眼神是看不起RPG卡带啊?”

RPG!?卡带!?我立马定在了原地,这不科学,和我脑海中的FC完全对不上号,那个只能玩玩跳跳跳,踢踢踢,最多打打枪的游戏机能玩RPG?

汗衫老板像是看穿了我的震惊,冷笑几声,又回到了他的仙剑世界,剩下我站在那里,狐疑的看着黄卡。最终,RPG对我的诱惑还是战胜了我的高傲,小心翼翼的问老板道:“这个真的是RPG卡带?”汗衫兄也是回头一愣,“敢情你是没玩过啊?”

于是我将我把我对FC的固有印象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汗衫兄,这位仁兄本着科普大众的态度,大方的拿出了并不是小霸王的FC主机,插在了电视上,准备带我进入新的世界。

《封神榜》是我看到的第一个FC主机商的RPG游戏,我去,真的是有剧情的,我去,还是中文的,我去,真的可以存档!如果我拥有了RPG卡带,那我就可以省掉每小时2元的包机费,还不用骑着自行车风吹日晒的来到阴暗潮湿的包机房,也不用忍受没位置的等待啦!简直是太!棒!了!《第二次机器人大战》、《三国志》、《吞食天地》、《重装机兵》,这位可爱的汗衫兄给我一个接一个的演示这些梦幻般的“大作”,看的我眼花缭乱,口水直流,陷入癫狂!半个小时后,终于迎来了终极问题,“怎么样,要哪个?”汗衫老板问我。

其实问题的实质根本不是要哪个?这个问题他low了,对于我来说,哪个都行,任何一个都是极好的!实质性的问题是,多少钱才能买到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狂追酷炫吊炸天的卡带!

“35一张卡,看你喜欢给你算30,够便宜了吧”汗衫兄如是说。

果然,如此梦幻之物果然是价格不菲,不不不,我不是嫌贵,只有价格的高昂才能衬托这些大作高贵的身份,不应该35,更不应该30,应该350一个游戏才对!!!(多年之后,我的愿望竟然真的实现了,游戏不是一般的贵)

问题是,就算10元卖给我,我还是口袋空空,分文未有。不过我不会就此放弃,不,我不可能放弃的,到嘴边的饕鬄盛宴,死也要吃下去啊!

也许是《重装机兵》的包装比较精美(其实都是盗版的),我决定买下他,带他回家!我央求这位汗衫兄:“老板,能不能帮我留一天,我明天来买他,我一定来,就要这个《重装机兵》!明天就来!”汗衫兄笑呵呵的看着我,可能他一开始就知道我没有钱吧,毕竟那个时候一个小孩身上有30元“巨款”的几率是微乎其微的,“好吧,给你留着,放心吧,这玩意识货的不多,很久都没人买,但是每个游戏真的只有一张卡带,所以,你还是尽快来买走吧。”

我真想跪下给这位仁兄磕个头啊,太和蔼了,太亲切了!我断然走出商场,娴熟的驾驶着我的凤凰往家里赶去,绞尽脑汁的思考着如何搞到这30元。压岁钱我是有的,而且是好几百呢,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压岁钱对于那时候的孩子,基本只是个数字,父母有一万种方法把孩子压岁钱收缴,开口问父母要是不可能了,这辈子都不可能开口问父母要钱买游戏。所以,只有铤而走险这一条路可以走了。不不不,不是偷钱,我可不敢这么做,也没那个技术,我的决定就是趁老爸老妈还没下班,提前一步赶到家,去大衣柜了,翻翻冬天厚衣服的口袋罢了。运气好,能翻到5块10块也说不定,实在不行,我就跟汗衫兄商量,分期付款也要把《重装机兵》带回家!

老天眷顾,我在我老爸的羽绒服的内口袋,翻出了50元!50元!50元!

50元巨款

那么问题又来了,钱找到了,我,敢花吗?

这个问题,震撼到我了,所以,我又把钱放了回去。

一个晚上的浑浑噩噩,都是白色的小人和红色的小人在不断的打架,一边打一边骂,我记得清清楚楚,白色的小人说,不就是50元吗?为了自己所热爱的东西,别说50元,就是100元也得花掉啊!机不可失啊!然后就听见红色的小人义正辞严的说,好啊好啊!你再说大声点啊………

一夜过去了,清晨,老爸老妈出门上班关门的声音,就是我开始行动的信号,我不再犹豫,不再畏惧,打开大衣柜,毅然的拿走了那50元!

来到商场门口,竟然没开门,可恶!等着吧,终于这位汗衫兄姗姗来迟,其实他来的一点也不晚,比其他租客来的早多了。我很庆幸他没有睡懒觉,当我把50元拍在柜台上的时候,我突然冒出了一个点子,剩下的20元,万一被发现了,就彻底暴露了,不如一不做二不休!“50元2个!”我低沉的嘶吼出这句话,汗衫兄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你说啥?”

“我说,50元,卖我2个游戏啊!我喜欢这些游戏啊,这些都是RPG啊!”我估计我当时的表情,和樱木花道对安西教练说出“我想打篮球”的神态如出一辙!汗衫兄竟然没有犹豫,的,同意了。虽然这和我构想的不太一样,没有争辩,没有哀求,没有慷慨激昂的演讲,就是这样,他同意了!恩,很好,目的达到了。在汗衫兄的推荐下,我买下了《重装机兵》和《封神榜》,理由就是,买了一个科幻的再买一个古代的,很好!

满意.jpg

 

原文链接:我的《重装机兵》之一,转载请注明来源!

0